曾之杰,鸿泰基金管理合伙人,元禾厚望成长基金创始人

刚刚迈入知天命的曾之杰,喜欢将自己比喻为风险投资行业的一名老兵。二十多年的商场沉浮,先后操盘过多只基金,投中过阿里巴巴、高德地图、顺丰这样的“爆款”产品,也曾创办过多家企业,却仍然不敢有半点松懈。“这不是一个可以吃老本的行业。”曾之杰这样形容道,技术在不断地进步,环境在不断地发展,每一天面对的都是新东西,必须要永远保持激情去迎接挑战。即使这样,他也会偶尔感到焦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是他常挂在心上的一句话。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肩负着别人的信任,必须时刻谨记两件事,LP(委托人)资金的增值和保值,同时还要保持推动产业进步的情怀。这些挑战正是吸引曾之杰这么多年依然坚持在投资行业里冲锋陷阵的动力!

越开放的经济越有活力

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投资者,曾之杰见证了中国风险投资行业从零到百花齐放的发展过程。投资对创新和科技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美国80年代后,整个经济的增长主要依靠创新。中国在00年以后,这个趋势也很明显。现在中国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巨头背后,都有风险投资的身影。一路走来,曾之杰对于能参与到中国经济的大发展中来由衷地感叹:“能够有机会在这个大时代里,做一点小事情,参与到整个时代的改变中,是我们这代人的幸运。”

曾之杰表示越开放的经济才会越有活力,过去4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打开了大门,外来资本的进入拉动了经济的发展,同时将中国的产品源源不断地输向全世界。在中国金融领域逐渐开放的进程中,无法避免要与外来资本同台竞技,但曾之杰认为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是需要竞争的,健康、良性的竞争将会拉动整个国家的发展。

虽然竞争就有可能发生“中国芯”问题,但这何尝不是一记警钟?提醒我们离世界的先进制造水平还有一段距离。他坦言这件事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好几天都夜不能寐、食不下咽。在这过程中,他一直在反思,中国经济已经发展了三、四十年,单纯从经济总量来看,现在已经位居全球第二,人均GDP,也已经迈入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可中国的制造业还是如此脆弱,这值得所有从事产业制造和产业投资的人去思考,接下来的路到底应该如何去走。反思过后,只会越发激起他高昂的斗志。

站在时代的节点上

17世纪末蒸汽机的出现,推动了机械工业和社会的发展,引发了18世纪的工业革命,正是这一系列技术革命,最终使资本主义生产完成了从工厂手工业到机器大工业的过渡阶段,实现了人类现代社会的一次最重要变革。曾之杰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这样一个非常微妙的时间点,和蒸汽机刚出现那会儿类似。人从生物动力转换到机械动力后,开始利用人工智能,这很可能将带来另外一场新革命,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人类终于迎来了人工智能数字经济时代。

数字经济时代,让我们和世界的竞争变得更加地直接和激烈,这是一种根本性的影响。曾之杰表示任何的科技创新都是一把双刃剑,互联网给国内企业带来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机遇,中国企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离世界这么近。对大部分人而言,以前的世界是平的,现在世界逐渐在我们面前立体了起来,敲敲键盘我们就能做到很多以前无法想象或是难以实现的事情。

面对数字经济对传统行业的冲击,曾之杰表示这并不仅仅是一个中国的问题,而是全世界的问题。他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去看待。第一,互联网确实提高了整个经济的运营效率,传统经济需要正视并接受互联网的这种帮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去变化、去适应互联网经济时代。第二,任何环节过度膨胀后,都将会影响到整个生态系统。所以我们应当对互联网的巨头企业、拥有海量数据或者垄断性平台的玩家,制定合法的游戏规则,做好互联网的行为规则。

显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事物,任何一个规则或立法一定是适应经济发展的趋势,而不是变成新技术进步的障碍。更好的规划整个营销和创新的环境,才能帮助我们走的更久走的更远。

和AI共同成长

李开复说:“人工智能将快速爆发,十年后50%的人类工作将被AI取代。”任正非预判“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智能社会。”如同这些商业巨头对AI时代的预测一样,曾之杰也相信AI时代的快速爆发和来临是注定的,但他认为这个改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与大部分悲观的人不同,“二十年之后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敢说,但我坚信人是不会被AI取代的。”人类现在的心智还不成熟,我们的大脑还存在很大的开发空间。首先我们要理解自己,才能理解我们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将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升华。曾之杰认为,人类对AI开发的同时,也是对自身智力的一次重新开发,“因为我们是一种好奇的动物,我们将和AI共同成长!”

“公元2029年,是一个全世界被庞大信息网络连为一体的时代,是一个人们的生活方式也许并未发生什么重大变革的时代。但人类的各种组织器官均可被人造化。因此,出现了改造一部分身体结构的人,只保留大脑而全身机械化的人,还有完全把自己变成了机器人的人。几乎所有人类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造,这些人的身体都有着与网络连接的端口,对他们来说,身体成为了一个电脑终端,一个容纳人类灵魂的容器。”

这是日本著名科幻动漫攻壳机动队里未来世界的设定,也是曾之杰对人工智能未来的预测:“或许三十年、五十年后,我们见面打招呼的方式可能会变成‘你身上还有多少自然的零部件?有多少人工的零部件?’”这也是我们与人工智能相处的一种方式,帮助彼此活的更长、更好。

每个成功的企业家背后都有一群投资人

回顾二十多年的投资生涯,有过成功自然也会有失败。在投资过那么多项目,见过那么多不同的企业家后,曾之杰的结论是,每个企业家都是这个时代特别值得尊敬的人,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社会才会不断地往前走,是他们勇于创新、不惧失败的特质给社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十年前我们还没有微信、微博,能分享的信息资源十分有限,而今天,我们正走在全球信息化社会的前端,这一切都离不开企业家的共同努力。

当一个企业或一种产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后,企业家的名字一定会成为我们或崇拜或讨论的对象,成为时代的英雄。但投资者,那群站在企业家身后,帮助他们从泥泞走到成功的投资者,却鲜为人知。对于只能成为幕后英雄的感受时,曾之杰笑道:“做我们这行,一开始就要有觉悟,最后上台领奖的一定不会是我们。”在他的眼里风险投资其实是一个服务行业,而每个国家都需要这么一群默默服务的人,他很荣幸能成为这样的人,为祖国为世界的创新助力。

“一年最少飞100次”,这是在正常情况下,那非正常情况下呢?曾之杰没有说。见微知著,投资并不是外人想象中那样一份拿着高薪的轻松工作。“不谦虚的说,从事投资的人,智商都非常高,可是这个行业的回报远远比不过房地产,如果单纯从回报角度来看,我们年轻的时候就不会从事投资了……”说到这里曾之杰停了一下,“但是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做投资这件事,就是因为大家仍然不忘初心。”何为投资人的初心?科技报国!

核心在于为社会服务

黄金城网址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建设“数字中国”。曾之杰表示在这个时刻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层面的战略目标反应了中国领导层的高瞻远瞩,同时也是对中国科技再上一层的关键性战略布局。曾之杰带领的鸿泰基金和厚望基金一直以来都坚持以投资新技术为导向的策略,在关注高科技的同时也不忘帮助传统经济升级转型。

在解释这一点的时候,他将国家比作一个人,一个有机体,除了应该具备高新科技外,也需要传统的经济、制造业、服务业。作为投资人的责任和理念是帮助传统经济提高运营效率,更好的融入互联网大环境中。如果仔细观察市场,就会发现能够更加快速应用新技术的公司,一定会成长得更快。曾之杰投过的顺丰快递、京东物流,都是典型的运用大量新技术手段来提高整个企业运行的水准。

在谈到对于投资企业的选择时,曾之杰很看重人和人所做的事情。他认为投资的业务核心是要为社会服务,需要能解决掉社会的痛点,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对社会发展的价值,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投资者投入的资金数量。而对于初创型企业,除了创业者本身外,曾之杰更关注的是,企业的商业模型和技术。

成功的企业有着相似的成功,而失败的企业却各有各的困难。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创业是一件成功率很低的事情,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尽管如此,曾之杰还是鼓励大家去创业,他总是习惯从正面去看待问题。人活一辈子,庸庸碌碌是过,轰轰烈烈也是过,倒不如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有可能会摔得鼻青脸肿,但他觉得值得“毕竟只能活一次,为什么不试一次?”

失败了会有遗憾,但遗憾是我们人生中绕不开的话题。这么多年投资生涯中,曾之杰也有很多遗憾,但他从不执着于已经过去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他说,“我们需要做的是把握住大的机遇和方向。”他总是充满希望,相信中国未来的年轻人会更加努力,相信未来三十年中国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相信在下一个三十年,他们——投资者与企业家——将继续共同努力把中国的产业带到另外一个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