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七月,离歌声起,转眼又到毕业季。而远在海外,浩浩荡荡的毕业大军中也有很多中国留学生的身影。说到留学生,早在清朝后期,便有一位出生于珠海的年轻人远赴美国求学,并成功毕业于耶鲁大学,成为美国一流大学的第一位中国毕业生,这位珠海人便是被史学界誉为“中国留学生之父”的容闳。这位中国近代史上“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缔造了19-20世纪中国一种独特的精神文化现象,他所倡导的留学教育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青年,而这一代代青年又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今年是容闳诞生190周年,“本周访谈”,黄金城网址小编特邀一位容闳故乡的珠海人,讲述与容闳的一份情。

图为:徐惠萍

【人物简介】

徐惠萍:珠海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容闳》纪录片总撰稿人

如果说,有一个人的精神像一块磁体,牢牢地牵引着我的灵魂,让我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他的追随者。那么这个人就是容闳。

10年前,时任珠海市委宣传部部长黄晓东,称得上最早的容闳发烧友,作为副手的我也自然感染到这份热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经年累月,我的容闳情节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淡去,反而在不断地寻找和发现中越发醇厚,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解越多,越被他所承载的历史符号的厚重所震撼,敬意犹如高山仰止。

一个人,影响一群人,一群人,又影响一代人,继而影响到整个中国的近代化进程。这不是传说,这就是容闳的真实故事,他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在暗淡和屈辱的中国近代史上,他像一束光,高高地悬在历史的星空,给黑暗中摸索的人以方向和真理。然而这个把一生都献给了中国民族复兴的人却被静悄悄地尘封在历史的冰河里,除了历史学界一些学者,几乎没有人关注容闳,就连生长的家乡似乎也把他遗忘了。

2012年我曾经和珠海电视台的同仁们在南屏镇街口,距离容闳故居不到100米的地方,随机采访了12个人,除了一个70多岁的老人,没有人知道容闳。这件事深深地刺痛我,那一天下着小雨,雨点落在我的脸上,凉在我的心头,我知道,此时此刻,容闳在美国哈特福德市的墓碑依然面向东方,仿佛在诉说,墓中人虽然客死异邦,但他的心依然眷恋着自己的祖国,他的目光依然深情地凝望着他奋斗一生的土地,一百年来从没偏移过方向。

一个人对国家的情怀和这个国家对她的记忆居然有如此之大的落差。我不想去追究其中的渊源,但作为容闳之乡的珠海人,说出他的故事,是一种历史的责任,也是一种契约。于是二年打磨之后,有了这个纪录片的文本。纪录片先后在珠海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多次播出,引起了很大反响,获得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以容闳嫡孙容永成为代表的先贤后裔纷纷收藏并相互传送这个碟子。纪录片文本还以中英文对照形式作为乡土读物出版,让容闳的故事由此走进珠海学子们的记忆,把历史留给珠海的宝贵遗产变成了一代又一代珠海人文化传承的精神财富。珠海,为容闳自豪!珠海人,为生长在容闳之乡自豪!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也是珠海应该铭记的一位老人——中国近代史学届泰斗章开沅先生。1988年,他在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发现了“容闳私人文献”,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老人非常高兴,把它制作成缩微胶卷带回中国,从此拉开了容闳系统研究的大幕。他这样评价容闳:“容闳是属于最早走出国门、最早一批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中国人,从中国近代史,尤其从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发生史来看,我认为他才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产生的第一人,是一个标志性人物。”他这样评价珠海:“从西学东渐来讲,从输入外在的先进文明来讲,珠海最有优势,是一个先进的走廊,是珠澳中西文化交流的桥头堡”。90高龄的老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依然对着镜头讲述他的容闳情节:“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办法把他(容闳)送给耶鲁大学图书馆的书,那些中国的典籍一本本找出来,那些书,电脑里没有,目录上也没有,找不着了,也可能散失掉了。”拳拳之情,令人动容。

纪录片主讲嘉宾之一鲍海鸣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你读了容闳,你就会爱上他。是的,这也是我的切身体会。

向容闳致敬,向所有热爱容闳的人致敬。

作者:徐惠萍

编辑:秦瑜